笔下文学 > 我的帝国无双 > 第四十一章 图穷匕见 (下)

第四十一章 图穷匕见 (下)

笔下文学 www.bvwx.com,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大人,沙庭城主降齐,可以,官?”哈米杛手里一边剥手里山竹,一边笑吟吟问,但看起来,就好像问陆宁水果好吃不好吃一般。

    陆宁微微一怔,如果是班泰有心归附,根本不必这妇人来和自己讲。

    深深看了哈米杛一眼,陆宁淡淡道:“那阴阳人,和你特别熟稔吧?她身上,好像藏有凶物。”

    哈米杛正笑吟吟将山竹白色果肉送到陆宁嘴边,她手上戴了一种草叶编制类似手套的饰物,应该是本地侍女给主人剥水果的用具,显得卫生而已,但也仅仅是本地贵族才会这般考究了。

    此时听陆宁的话,哈米杛脸色微微一变,送到陆宁嘴边的纤手也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陆宁本来就是试探,见状心下明了,微微颔首道:“若沙庭城主降齐,吾保他千户侯!”

    本来哈米杛应该正心下激荡看来更有些惧意,听到陆宁的话,眼眸猛地一亮。

    陆宁随之接过她手中山竹,自顾放在嘴中,随即摇摇头,这原生态的水果就不如野味了,野味比后世要鲜美,但水果,后世毕竟经过各种嫁接及改良,比现今原生态水果好吃许多,尤其是这些域外水果,就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突然,班泰大叫一声,却是那阴阳舞女舞到距离他最近之时,突然飞扑上去,等她滚到一旁时? 班泰胸口,一柄短刀直没至柄,鲜血淌出? 班泰连着座椅仆倒? 眼见挣扎不起。

    少女的尖叫声中? 四周卫兵涌来,哈米杛已经站定,厉声训斥着? 也有一些卫兵亮出兵刃站在她身后? 其余卫兵多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而列席的大小头人们,反应也各不相同,有的站出来帮着哈米杛安抚场中众人? 有得惊疑不定? 有得勃然大怒? 但在哈米杛喝声中? 看向陆宁方向。

    窦神宝早已经亮出火铳? 挡在陆宁身前? 左手则握住了绑在身后的朴刀。

    变起苍促,刘大方虽然胆突突,但同样,往前迈出两步,护在陆宁身前。

    王昆则一直在陆宁身侧翻译? 说起哈米杛疾言厉色? 数落班泰数条罪行? 什么横行暴虐? 因为一位头人稍微拂逆其意,便将人砍去四肢,暴晒而死? 又杀其全族,今日复仇之女,便是那头人逃命在外的儿子。

    又有许多残忍罪行,王昆一一说着,也不知道真伪。

    王昆最后又说,哈米杛又言道,其杀死班泰,是为所有惨死他手上的无辜之人复仇,但杀死大齐盟友,一会儿自会向大齐使者请罪。

    是以,那些本来怒气冲冲的头人才会看向己方这一边。

    对哈米杛最后这番话,陆宁倒是微微颔首,这妇人倒是个人物,也算懂一些中原文化,她如果最后说,是大齐支持的情况下她才密谋杀掉了班泰,那也有很大可能。

    陆宁甚至觉得她很可能会如此说,也决心帮她背一下这个黑锅,毕竟,换来的是沙庭城的内附,这小小黑锅也背得起。

    但哈米杛却没有这么说,就不免令人大起好感了。

    “告诉他们,我个人理解哈米杛的举动,并一直希望齐国盟友都是高尚正直之人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却不是刘大方能决定并传话给王昆的了。

    等王昆大声宣布完,那些本来对哈米杛怒目相对的几个头人,立时都有些泄气。

    毕竟,齐人那轰天雷战船就停泊在左近,小小沙庭城微不足道,更莫说,哈米杛夫人显然已经网织了大量的爪牙,而且蓄谋已久,只是齐人的到来,令她觉得成事几率大增,这才暴起发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木屋应该便是“沙庭王宫”的议事厅,陆宁喧宾夺主做了上首。

    哈米杛则站在旁侧,她双手捧着金黄绢布的圣谕,有些不太敢相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圣谕中,齐国大皇帝封她为西海县侯,授沙庭都督,银青光禄大夫,正式成为大齐从三品官员。

    上午刚刚杀死班泰,下午就拿到了齐天子授官封爵的圣旨,本来还以为,要几个月之后呢。

    “西海侯,你还请放心,我家主人得圣天子面授机宜,持尚方宝剑,海外诸国事务,可代天子便宜行事,且有一方盖了宝印的上谕,可在海外授官,我家主人思量好久,才将这尚方之权,用在侯爷身上。”

    刘大方这番话自然是极尽忽悠之事,如果下一个落足点,又能收复这些城主、国主,自然是如法炮制的同样说法。

    刘大方现今思量,也多亏圣主出巡,在海外诸国才有奇效,若换了旁的使节,这些事来来往往真要几个月,其中不免会生出变故。

    而旁的使节,圣天子又不可能授予如此大的权力,尤其是在海外,那很容易埋下极大的隐患。

    另一边,哈米杛听刘大方解释这才恍然,更露出感激之色,连声说:“小的,捧宝谕,回去供奉,给大人磕头,谢。”

    意思自然是,捧着大齐宝谕,自然不能行大礼感谢文大人,这就回去将宝谕敬奉起来,再回来谢恩。

    对哈米杛,乃至对沙庭城来说,这小小黄绢,重如泰山,是世世代代传下去的镇城之宝。

    陆宁颔首,哈米杛双手捧着圣谕,小心翼翼退出去,就好像手上是什么碰一下就粉碎的宝物一般。

    陆宁看了看刘大方,笑道:“哈米杛此女,你看如何?在此需任命名副都督……”

    刘大方吓一跳,以为要将他留在此地,立时苦了脸,要知道,虽然按照品级,这些海外都督为从三品,副都督为正四品官员,如果他被授副都督,那是连升数级,火箭般的蹿升,但这蛮夷之地,哪里是人待的地方?更莫说要离开圣天子身边了。

    陆宁琢磨着又道:“该当从老成之士中选拨一人来此,今春新科进士,却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刘大方赔着笑,心里松口气的同时,这种事自然也不敢乱出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陆宁却是开始琢磨起了合适的人选,说起来,怎么也没想到,就这样平白的令沙庭城成为中原之土,其实若好好经营,慢慢移民,将来也未必就一定被民族觉醒的本地土人收回来,更不一定就独立中原之外建国,一切还是要看自己以后的一代代继承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