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聂先生又苏又撩 > 第984章 换种方式相处

第984章 换种方式相处

笔下文学 www.bvwx.com,最快更新聂先生又苏又撩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嗯。”封筱筱点点头,一边给翁千歌夹菜,“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后来……

    翁千歌嘴里咬着肉,“就一直那样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没有开好头,好像和顾沉‘仇人’的基调已经奠定了。虽然后来她慢慢长大,也理解了年少时的孩子气,可是,他们都长大了,感情也无法一下子从生疏变得亲近。

    “哎哟哟。”

    封筱筱刚好一块牛肚进嘴,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烫的,反正说话是烫嘴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……冤家啊。”

    封筱筱连连感慨,也许,随着年龄的增长,翁千歌和顾沉都会接纳对方作为一家人。但是,偏偏在这个时候,父母让他们结婚了!

    他们都还没经过和解的阶段,一下子就进阶成为夫妻——这能成吗?

    事实摆在面前,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封筱筱心有戚戚焉,她能理解翁千歌父母的做法。他们知道翁千歌在加国经历的事情,虽然真相如何不清楚,翁千歌也都忘了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,始终是埋着的一枚定时炸弹!

    翁家父母都怕有东窗事发的一天,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那么,他们要怎么保护女儿?最好的做法,当然就是让她嫁给顾沉。

    ——他是翁家的养子,就算翁千歌有过那么一段过去,他也应该接受。

    就算最后结果真的很不好,那么,也还有父母护着……

    现在闹成这样,不知道他们后悔吗?

    “小鸽子。”封筱筱站在客观的角度,公平公正的说,“没和你结婚的顾沉,其实还挺不错的。那个时候,暗恋他的人可多了。”

    嗯。翁千歌点点头,像是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咦?”封筱筱疑惑,“你知道啊?”

    呵呵。翁千歌失笑,“我当然知道,全海城人都知道的事情,我又不聋不瞎。”

    封筱筱愣了下,拍拍她的手,“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咱就别想了。幸好,你们现在分开了,总好过两个人成天当乌鸡眼——”

    那哪儿是夫妻?简直是死敌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样也挺好。”封筱筱劝到,“你们都还年轻,未来还那么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翁千歌笑着点点头,“说的对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她朝顾沉的方向瞄了一眼,不是丈夫的顾沉,看起来真的是另外一个人啊。其实,她对成为男人的顾沉,并不熟悉。他们在成年后各自忙于学业,一年也见不了几次,通

    常也都是当着家长的面。

    她的记忆里,顾沉是个不称职的丈夫,当然她也不是个好妻子……

    顾沉是个什么样的人?老实说,翁千歌并不清楚。她的印象里,顾沉还停留在少年阶段,她对他还存着偏见。

    她们这边吃饱喝足了,顾沉那边的工作餐还没结束。这个正常,他们是聚餐,免不了拼酒、联络关系,翁千歌她们就简单的多了。

    封筱筱吃的肚子圆圆,朝翁千歌抬抬下颌。“你去跟顾沉打个招呼吧。”

    总要说一声的,不能白吃人一顿,两个招呼都不打就拍拍屁股走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翁千歌皱眉,“为什么是我?”

    “嘿,好玩。”封筱筱托着下颌看她,“不是你是谁啊?顾沉这是看我的面子吗?还不是看你?你就去打个招呼,这是礼貌。”

    说的好有道理,翁千歌不能反驳,只好站了起来。“行。”

    隔着热闹的桌子,顾沉一眼就看到了翁千歌,她往这边走着,小心翼翼的避开推杯换盏的人。有两次被人抓着,以为她也是一起的,要她喝酒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……”翁千歌笑着摆摆手。

    然后,酒杯就被临空拿走了。翁千歌抬头看过去,是顾沉。顾沉接过杯子,一饮而尽,望着翁千歌,“吃饱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翁千歌点点头,“我们要走了,过来跟你说一声,那个……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顾沉微一颔首,“我送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翁千歌刚要拒绝,可顾沉已经跟在她身后,胳膊还虚扶了她一把,不容拒绝的架势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封筱筱一看,让她去打个招呼,怎么还把人给领来了?她忙站起来,笑着道谢,“谢谢啊,我们吃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顾沉不在意的摇摇头,“不客气,这没什么,当我在聂总面前讨个好印象。”

    毕竟聂铮不会差封筱筱这一顿火锅,顺手的人情而已。

    顾沉送她们出了包厢,到了楼梯口,跟着她们一起下楼。翁千歌疑惑,抬头问他:“不用送了,我们自己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这又不是晚上,还怕她们出意外吗?

    顾沉笑笑,“我是不想回去了,趁着这个机会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说话的时候,轻轻抚了抚胃部。

    翁千歌看的真切,想起来他上次去医院输液的事情——他胃不好。刚才喝了不少吧?她没多想,脱口说:“胃不好,少喝点吧。”

    顾沉眼中闪过一丝震惊,仿佛不敢相信翁千歌在关心他。

    但这情绪一闪而过,很难捕捉。至少,翁千歌和封筱筱都没察觉到。顾沉点头应了,“我知道,所以这不是偷溜了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翁千歌找不到其他的话说,跟他道别,“我和筱筱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们约好了,要一起去做SPA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顾沉看了眼封筱筱。

    从他的眼神中,封筱筱看出几分可怜兮兮的讨好来,接着就听他说,“筱筱,我能和千歌单独说两句话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封筱筱没有多想,“那我去边上站一站哈。”

    她一走,翁千歌竟然有点紧张。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,顾沉又不是陌生人——也许是关系突然转变,一时适应不过来吧。

    “你要说什么?”翁千歌问他。

    “千歌。”顾沉掏出钱包,抽了一张卡给她。

    翁千歌认得这张卡,是他的附属卡。她离开家时,是打算断了和他的一切关系的,所以,这张卡自然不可能带走。

    “给,拿着。”顾沉说。

    翁千歌下意识的摇头,想要拒绝。

    可是,顾沉握住了她的手,把卡塞到她手里。“拿着吧,你是翁家的女儿,你花翁家的钱是天经地义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非常合理,让翁千歌没法反驳。“收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翁千歌没再推拒。顾沉松了口气,嘴角带了点笑意。“这样爸妈就放心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