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盖世双谐 > 第六十九章 化形而遁

第六十九章 化形而遁

笔下文学 www.bvwx.com,最快更新盖世双谐 !

    眨眼间,佐原宗我已持刀杀至,那祀守锋芒一现,一道斩击便倏然压近孙亦谐额前。

    很显然,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宗我已经知道了孙亦谐身上有宝甲护体,所以此刻他使出的攻击基本都不会再奔着躯干去了。

    而孙亦谐的招式蓄势此时也已完成,只见他以肩为轴,内劲一发,便将三叉戟绕身回旋扫出。

    霎时,戟锋荡出的凶芒与水面上那氤氲的空气同浊一处,化为一股螺旋状的有形气旋,于孙亦谐周身绽升而起。

    宗我的斩击对上那气旋,竟是生生被弹了回去,他的脚步也不由得向后一阵趔趄。

    孙亦谐一看模仿游戏中boss的招式居然真的有用,顿时也是信心大增,笑道:“哈~哈!原来你个菜鸡这么菜,受死吧!”

    他一边叫嚣,一边就朝前追击,冲着体势倾斜的宗我使出了一记跳劈。

    宗我见状,急忙抬刀格挡,然因刚才的拼招,他的架势已崩,在尚未调整过来时仓促应对这招,自是更加怯力……结果就是宗我的反手横挡被从上方劈下的三叉戟完全压制,连刀带臂都被劈斩瓦解,紧跟着三叉戟就直落他的肩膀,撕开了他的肩颈和锁骨、接着就是肺部和肋骨……又一次将其斩杀。

    但……事情自然不会就这样结束。

    被“斩杀”的宗我刚倒进水里,就化为了一种淡紫色的液体并迅速消解了。

    可与此同时,在宗我十几秒前所站的位置那儿,又有一坨性质相似的液体从水面下冒出,几乎在一息之间就重新涌起、组成了又一个佐原宗我,而他的状态看起来也和持刀冲过来的前一刻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“妈个鸡……果然打不死……”尽管孙亦谐在开打前,看到对方那近似“繧之影”的性质时,已经隐隐猜到了可能会有这类情况发生,但当事情真发生时,他那祈祷对方不会复原的侥幸心理被打破,还是相当郁闷的。

    “卧靠,孙哥,什么情况?”恰在此时,黄东来终于把谷口那些非繧之影所化的杂兵尽数杀退,并跑了过来,而在跑近的过程中呢,他也刚好看见了宗我被斩杀并再度重生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你自己不会看呐?”孙亦谐想当然地把黄哥作为了兜底的保障,“你快想想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黄东来道,“我现在又不能用什么强力的道术,何况道术对这些外星人有用没有都不好说呢。”

    列位,您也别觉得黄东来这句“外星人”有啥奇怪的,此前孙黄二人在看了“另一個锦千代”留下的卷轴后,根据里面对于堕亡喰的各种描述,以他们现代人的理解,已经给那堕亡喰定了性了,所以他这话也是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没道术你不还有武功吗?”孙亦谐的思路还是清楚,根据“一切战术转换家”的原则,把敌人的力量源头切断才是上策,“总之你先牵制一下那个逼,我去把树砍了!”

    “行,交给我。”黄东来说着,便左手祀守,右手村好剑,奔着再度重生的佐原宗我去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儿估计有人要问,黄东来左手那把祀守又是哪儿来的?

    害,路上捡的呗……方才在谷口且战且进时,黄哥路过孙亦谐斩杀勘助等人之处,瞧见地上落着两把祀守和一把忍刀,他作为一个识货的人,自看得出祀守不是凡刀,加上他当时处于独自一人被包围的状态,拿两把兵刃战斗会更加安全,于是他就顺手捡起了其中一把。

    眼下,黄东来杀入谷内,肯定也不会特意把左手的武士刀给扔了,反正对于本就不会什么兵器招式的他来说,一把兵器也是乱挥,两把兵器更是乱挥,区别不大……

    当——乓——

    兵刃相接,铿铮烈鸣。

    剑式迸错,浩气盛发。

    黄东来没有孙亦谐那各种取巧的外物和手段,也没有兵器威力上的压制,只靠自身内力和简单的招式与佐原宗我力撼。

    结果那第一招相碰,双方却是斗了个旗鼓相当,谁也没占得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黄东来与对方交手一式后便心中暗惊,他有点不敢相信孙亦谐刚才居然能把这么强的敌人两招就给斩了,“难道招式和兵器护甲这些东西能制造那么大优势?”

    当然,吐槽归吐槽,黄东来自己也知道这属于废话……

    黄东来之所以迷信“内力无敌才是硬道理”,原因无非是他自己在招式和歪路子方面没啥天赋,遇到那种变化多端的战局他就常会判断错误乃至停止思考,不过他勤学苦练的毅力还是比孙亦谐强的,所以他更适合走堆砌硬实力和基本功的习武路线,然后就是拿一套“十二谛”吃遍天,突出一个把局势简单化,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内解决战斗。

    和孙亦谐那种上限高下限低的专业歪路子不同,黄东来这种类型,下限是比较稳定的,对上这佐原宗我,他可能一时间无法取胜,但也不会立马落败,就“拖住对手”这件事来讲……此刻确是他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拿下!”那边两人斗得正酣,这边儿孙亦谐已经快速冲到了堕亡喰所化的怪树跟前,扬戟欲劈。

    这下要是真劈上去了,堕亡喰可承受不住……

    虽说这个星球上能“杀死”堕亡喰的东西不止一样,但在那个年代,人类并没有那么多资源和足够的科技对这事儿进行大量的、可靠的实验,所以孙亦谐这柄以天外陨石打造的三叉戟,和他推测的一样,正是目前对付堕亡喰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这一刻,眼瞅着三叉戟攻来,宗我也无法从这两人手中保护住自己,堕亡喰在这绝境之下,终于是不得不……“动”起来了。

    是的,这家伙也是可以动的,只是对它来说,在物理层面上进行移动这件事儿,和我们人类进行移动不是一个概念。

    对人类来说,从幼儿时期开始,翻身、爬行、走路、跑步……这些都是理所当然会慢慢掌握的能力,但如果有人现在让你去“操控自己体表的动能”、“用意念改变和重塑能量的性质”、或者“穿越时空和自己交流”……伱肯定会觉得这是强人所难,甚至是扯淡。

    而对堕亡喰这种和人类非常不一样的生物来讲,后几种事,才是理所当然能掌握的,而翻身、爬行、走路、跑步这些……才是扯淡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既然连翻个身都是扯淡,堕亡喰又该怎么“移动”呢?

    下一秒,答案便展现在了孙亦谐的眼前。

    叱——

    就在孙亦谐那戟锋划下的瞬间,堕亡喰化身的怪树于一阵如同筋肉撕裂的异响中,先一步自行“消融”了,其树干树枝树叶全都在被斩到前突然分崩离析,变成了许多细碎的、如同肉蛆一样的物质。

    这些物质分裂后足有成千上万,它们快速落到了水中,并于数秒后又重新汇聚到一起,化为了一只难以名状的生物。

    此物身长近四米,高一米五左右,匍匐于地,大体上形似人类的幼儿,但这巨大的怪婴并没有正常的“人脸”,它那硕大的头颅正面,密集的堆挤着数十张各异的、看起来像是人类少年的面容。

    而它的身体上,除了有四条与其体型相配的、蜷曲粗壮的四肢外,其皮肤表面还如同体毛般长出了无数长短粗细不一、排列错乱的……看着像是来自许多不同人类的手臂和腿。

    更为渗人的是,这个生物除了面部外,其他的部位、包括那些额外的手脚之上,全都随机“铺长”着大量的毛发、牙齿、以及像是内脏碎片一样的东西,这让它远观起来活像是头长满黑毛和肉蛆的猛兽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东西啊……”孙亦谐仅仅是看着这玩意儿都头皮发麻了,这也让他杵在原地犹豫了几秒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几秒间,这个堕亡喰所托身的“新身体”,已然朝谷外遁去。

    别看这玩意儿外形挺笨重,且是在“爬”的,但它移动速度快得惊人,一动起来跟奔跑的河马似的,比一般的人类短跑运动员还快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孙亦谐道了声糟,刚想去追,却不料……

    当——

    就听得身后一声兵器交击的震响,紧跟着就见得黄东来倒飞而出,落到了孙亦谐侧前方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黄东来坠水后身形一滚一翻,虽是立即又站了起来,但却已是口呕朱红,俨然是受了内伤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黄哥你搞毛啊?”孙亦谐刚才的注意力没往黄东来那边放,所以也不知道那儿发生了什么,“就这么一会儿怎么就被打吐血了啊?”

    “靠!”黄东来一边抹掉下巴的鲜血,一边转头怼道,“你他妈来试试?”

    黄东来这可不是在演啊,他是真的有点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可能有人要问,怎么刚才还被孙亦谐随便秒,且一开始也和黄东来打得有来有回的佐原宗我,就这么一分钟不到的功夫又能把黄东来打吐血了呢?

    这个事儿其实通过咱前文中给出的诸多线索,是可以预见的——佐原宗我,只是逐渐来到了自己“应有的水平”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生在佐原,被家主的使命所累,加上自幼只学过佐原剑法……所以宗我才被埋没至此。

    如果他生来便是一个在外游历、自由自在、求道问剑的剑客,那以他的天赋,在当下这个年纪,恐怕早已问鼎东瀛的“剑圣”之名。

    之前,第一次复活的宗我,仅仅是察觉了自己身体能力的变化,试了一招后,就又被孙亦谐那出人意料的招数又斩了一次,而这时的他,其实仍未完全适应新的身体。

    但第二次复活后,在与黄东来对上时,他便又有了不一样的体验……

    用过去的身体无法做到的事,无法施展的招数,突然可以做到了,那自然是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的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:有一个普通人,他知道自己只能勉强做出回旋踢的动作,且做的时候抬腿的高度、踢腿的力度和速度也都不尽人意,那他自会渐渐养成一种适合自己当下身体素质的踢法。

    这种踢法,也就成了他的“习惯”,成了肌肉记忆。

    某天,假设这个人突然获得了超出常人数倍的身体素质,那这时候,虽然他理论上已完全可以踢出速度和破坏力都极为惊人的回旋踢了,可是在短时间内,他仍是会下意识地用自己习惯的方式出腿,导致踢腿的威力仍旧不行。

    佐原宗我在刚刚那段时间,经历的大体就是这么个过程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他这种天才剑客来说,这个过程不会很长……一般人需要通过长时间训练和实战才能扭转过来的习惯,他在与孙黄二人的交锋中很快就改过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,仅仅是“充分适应了这个身体该怎么出招”,便在战斗中压制了黄东来。

    “诶?那是什么?”两秒后,黄东来在这转头回骂的空隙,却是发现了一件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插在这湖上谷中心的神社废墟的地面上,正在发出光芒的物体。

    孙亦谐闻言也斜眼看去,他离得较近,一眼便看出那是一片折断后的太刀刀刃。

    “嗯?难道说……”孙亦谐立马就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黄东来也回过味儿来了,高声接道:“我知道了,这就是那天丛云剑的碎……”

    当——

    追袭而来的佐原宗我打断了黄哥的话语。

    黄东来匆忙间将两把武器交叉在身前格挡敌人的斩击,可这回,他不仅是整个人又一次被击退,连左手的兵刃都被震得脱手飞出。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,那祀守在天上回旋了数圈后,堪堪就落向了孙亦谐头顶。

    孙亦谐见状,顺势将三叉戟从右手过到左手,然后举起右手啪一下子就稳稳接住了那武士刀。

    “黄哥,我看你有点hold不住这货,要不还是换我来吧。”孙亦谐因为对堕亡喰化身的那个怪物有点发憷,这时又鸡贼的提了个新建议,“你的轻功好,不如就由你把那天丛云剑碎片捡上,追过去把那个外星怪物给弄了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我懒得跟你废话……”黄东来能看不出孙亦谐心里那点儿小九九吗?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停下来和对方抬杠的时候,因为他已后知后觉的猜到了——那堕亡喰跑出谷去并不是单纯逃跑,而是奔着距离这里最近的“祭品”去了。

    万一让堕亡喰抓到了锦千代,会发生什么可不好说……

    再者,孙亦谐说的也不无道理,因为目前的情势又发生了变化,让黄东来接着跟佐原宗我打恐怕要遭重,他还是去追击堕亡喰更好些。

    于是,此刻孙黄二人又一次互换了对手……黄东来拔起了地上那天丛云剑碎片就往谷外奔去,孙亦谐则是右手武士刀、左手三叉戟,挡在了佐原宗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那同伴的‘二刀流’实在是太差了,简直与手持两把兵器胡乱挥舞无异。”宗我看着同样改为双手持兵的孙亦谐,冷冷道,“你不会也和他一样吧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问得好。”但孙亦谐却是发自内心地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,“别的我不敢吹,这个……我还真和他不一样……”他顿了顿,眼神和架势同时起了变化,“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,老子在二仙岛上忍辱负重才学到的绝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