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邀宠记 > 113|萧家一家四口

113|萧家一家四口

笔下文学 www.bvwx.com,最快更新邀宠记 !

    【终章】

    靖熙八年,冬日。

    萧府设赏梅宴,宾客盈门。

    以前的宴请,最受瞩目的是出众又有才情的闺秀、公子,眼下却是不同,人们的视线都追随着小孩子:太子、晗嫣公主、韩晔、瑾瑜、桓哥儿等。

    晗嫣与瑾瑜时年五岁,一个像足了皇后,一个则像足了裴羽,走到何处,都有兄长和年纪相仿的小男孩心甘情愿的做小跟班儿,跑前跑后地照顾着。

    此刻,阮素娥和张旭颜一左一右站在裴羽身侧,一面望着孩子们,一面言笑晏晏。

    阮素娥叹气:“可惜,我成亲晚,生的那个混小子又比瑾瑜小,连点儿结亲的盼头都不能有。”俗话所谓的女大三抱金砖,在萧家是想都不要想的——男孩子年纪小,意味的兴许就是要女孩子包容照顾对方,萧错怎么肯让女儿受那份辛苦。

    张旭颜接话道:“连你都这样,我就更不能指望了,我儿子比你家那个年龄还小。”两个人因着都与裴羽交好的缘故,这两年也慢慢看到对方的好,如今成了朋友。

    裴羽打趣道:“你们这些做娘的,怎么整日里惦记着给儿子讨媳妇?”

    张旭颜轻笑出声,“命不好啊,生的是儿子。要是也有个掌上明珠,就得让别人家惦记着,想一想女儿嫁人就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裴羽笑起来,“你倒是实在。”

    阮素娥却已开始关注起那些在花园中赏花的闺秀,“唉,这些女孩子,运道不大好,前些年谁的样貌都比不得皇后娘娘、萧夫人、张夫人和崔夫人,这两年呢,人们又都惦记着公主和萧大小姐这两个小美人儿。哦对了,听说崔四爷的一双儿女也快满月了,那女孩儿的样貌必然也是出奇的好。”她又煞有其事地叹息一声,“唉……只苦了中间这些十几岁的女孩子,样貌是上下都够不着,夹在中间不能出名,想以才情出名,更是不能够了——再过几十年,怕是也没人能越得过皇后去。虚荣的女孩子可有的愁了。”

    张旭颜笑着戳了戳阮素娥的眉心,“瞧你这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小模样儿,咱们在闺中的时候不也是这么过来的?那些年,谁压得过皇后娘娘的风采?”

    阮素娥笑盈盈分辩道:“咱们那时候可不一样,与皇后是一代人,亲眼瞧着听着她与皇上大婚再母仪天下过来的。那时候有这么出风头的公主和萧大小姐么?”

    裴羽笑着打岔:“少拿我们瑾瑜说事,你们赶紧都添个女儿才是,我可是急着给儿子挑媳妇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就交给你了。”阮素娥笑着拍拍张旭颜的手,“孩子不论像谁,都绝对是个小美人儿,到时候我让我儿子跟萧家大少爷抢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想得美。”张旭颜忍俊不禁,伸手去呵她的痒。

    这边的大人气氛喜气洋洋,那边的小孩子也是欢天喜地。

    瑾瑜随着弟弟一点一点长大,很有个做姐姐的样子,但凡人多或有外人在的场合,都会守在阿燚身边,生怕弟弟磕到碰到,更要防着谁欺负弟弟。

    裴羽曾担心过的瑾瑜按捺不住火气动辄与人动手的问题,如今已不再需要担心。是萧错跟女儿说,君子动口不动手,先动手的小家子气,有事发号施令才是正经——只这三言两语,瑾瑜就记在了心里,全然照办。

    不是裴羽不善教导孩子,而是瑾瑜只吃她爹爹那一套。神仙都没辙。

    对此,裴羽的结论是父女两个歪打正着。

    这会儿,阿燚困了,瑾瑜刚要说话,太子已经握住了阿燚一只小胖手,“乏了?”

    阿燚诚实地点头,“嗯,找娘亲。”

    太子笑道:“我陪你去找?”

    “好!”阿燚应声笑了,现出两颗小白牙。

    瑾瑜就笑盈盈地跟着两个人去往母亲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太子一边走一边与阿燚说话:“累不累?要不要哥哥抱?”

    阿燚歪着小脑瓜想了一下,“不累。”停了停,又说,“要娘亲抱。”

    太子笑得微眯了星眸,“不怕你的娘亲累么?”

    阿燚侧头瞧着太子,“哥哥更累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聪明呢?”太子语气真挚地夸奖阿燚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阿燚认真地回答,“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太子不由得笑出声来,“你啊,跟你姐姐一样,又好看又聪明。”

    瑾瑜这会儿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。她听说太子从小就惜字如金,但是他很多时候都很爱说话,平日里来家里,对她和阿燚就如此刻,总是这样说说笑笑的。所以,别人都说害怕太子的时候,她总是不出声,心里很奇怪:明明是那么和气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裴羽瞧见太子和儿女走过来,连忙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太子见到裴羽,笑着将阿燚抱起来递向她,“打瞌睡呢。”他从四岁起就开始习武,现在很有一把力气,抱阿燚其实是轻而易举的小事。

    “娘亲,”阿燚笑着往裴羽怀里扎,“娘亲抱,睡觉。”

    裴羽忙着接过儿子,给了太子一个感谢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娘亲,回房。”阿燚伸出小胳膊搂住她,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太子道:“您快带阿燚回正房吧。我陪瑾瑜玩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殿下了。”裴羽留意到了太子言语中的那个“陪”字,觉得这孩子才真是小人精。才多大啊,说话就让人心里格外舒坦。当然,他只对觉得亲近的人才如此,看着不顺眼的,总是惜字如金,并且惯于三言两语把人气得找不着北。

    她转身时,听到太子问瑾瑜:“我们是玩儿投壶,还是下棋?”

    瑾瑜前一阵才开始学下棋,说起来,太子算是她的小师傅——他教她的。

    瑾瑜立刻道:“下棋。”

    “那说好了,不准悔棋。”太子语带笑意。

    “嗯!不悔棋。爹爹说过,悔棋是耍赖,那是坏习惯。”

    她爹爹说什么话都是至理名言,好像别人没说过似的——裴羽忙里偷闲地腹诽了一下。

    太子语气更加温和:“那我们去暖阁。”

    瑾瑜绽放出灿烂的笑容,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心脚下。”太子嘴里提醒着,双眼一直在帮她看路。

    这时候,把下巴安置在母亲肩头的阿燚道:“姐姐,不跟我玩儿。”悦耳的小声音里有点儿抱怨的意思。

    裴羽笑道:“你不是要睡觉么?到底困不困啊?”

    阿燚小小的纠结了一下,“困。”说完揉了揉眼睛,转头亲昵地蹭着母亲的脸颊,“跟娘亲睡。”

    裴羽颔首,“嗯,娘亲陪着你,这儿就辛苦二婶照看着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瑾瑜在宴会上高高兴兴地玩儿了一整日,晚间宾客散尽,自顾自爬到正屋西次间的大炕上,坐在炕桌前习字。

    她是去年秋季启蒙,并且最初是要跟太子、韩晔、桓哥儿等人一样,文武都要学。

    那时裴羽听了就很心疼,是知道习武太辛苦,面上却是没反对过。

    后来,事情有了让人啼笑皆非的转变。

    一日,瑾瑜跑到萧错面前问:“爹爹,我房里的小丫鬟——嗯,每日跟着师傅习武的那些小丫鬟,是不是会一直陪着我?”

    他自然照实说是。

    瑾瑜又问:“会留在家里好多年吗?”

    “对,直到你长大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瑾瑜一副忽然转过弯来的样子,拍了拍自己的头,“爹爹,那我就不用习武了啊。谁欺负弟弟的话,我让她们上去教训人,跟我去是一样的。还有啊,你们不让我跟人打架呀,那我起早贪黑的习武干嘛呢?”

    萧错哈哈大笑,“谁知道你图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也不早跟我说。”瑾瑜一双小手没好气地扯着他的衣袖,“我要保护娘亲、弟弟才习武的。今日才知道,甘蓝、水香都是很厉害的人呢,没人敢欺负娘。”

    他细品了品这些话,不由挑眉,“保护娘亲和弟弟,那爹爹呢?不管?”

    瑾瑜咯咯地笑起来,蹭到他怀里撒娇,“爹爹要保护阿瑾啊。爹爹最厉害啦,别以为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言语带来的暖意,让他每一想起的时候,心就要融化一般。

    “对,爹爹要护着阿瑾,也会护着娘亲、弟弟。”他在当时亲了亲女儿的面颊,“你只管每日高高兴兴的。”

    是在这之后,瑾瑜再不习武,每日里以跳百索之类的消遣强身健体。

    裴羽听他说了原委,特别欣慰,继而也松了一口气。每日瞧着小小的女儿特别辛苦的打根基,那滋味太难受。

    瑾瑜放下了习武这回事,对识字读书更加用功。今年秋天起,不论早晚,都要腾出一段时间习字——这一点是受了裴羽的影响。瑾瑜想早一点儿像母亲一样,写一手很漂亮的字。

    晚上,萧错回来的时候,见女儿正神色专注地习字,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瑾瑜闻声抬头,亲昵地唤道:“爹爹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乖。”萧错走过去,柔声问道:“怎么在这儿写字呢?”

    “吉祥来了啊,”瑾瑜笑嘻嘻的道,“它和如意不是住在我房里了吗?我写字,它总捣乱。在这儿它就不会,怕你训它吧?都不跟来呢。”

    萧错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爹爹,我还有两个字就写完了。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

    瑾瑜认认真真地写完两个字,放下笔之后,站起来搂住父亲的胳膊,“爹爹抱。懒得穿鞋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懒虫。”萧错笑着拍了拍女儿的背,继而将她抱起来,“是去找娘亲,还是回房睡觉?”

    “娘亲在哄弟弟睡觉,我也回房睡觉去。”

    萧错拿过大氅给女儿披上,抱她回东厢房。吉祥和如意见了父女两个,围着来回转了一阵子,才又回到次间的毯子上打瞌睡。

    萧错亲自照料着女儿洗脸、洗脚,末了又给她讲了两个故事,到她睡熟之后,轻轻起身,回到正屋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阿燚睡在寝室的大床上,侧着身形,手臂搂着裴羽。

    萧错不由挑眉,“怎么又睡这儿了?”

    “想跟我一起睡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混小子。”萧错忙着抱儿子回他该睡的小暖阁。阿燚这一阵特别黏裴羽,每天都要在寝室睡下,第二日一大早睁开眼睛就找娘亲,“太黏人了,这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裴羽笑笑地睨着他,“阿瑾这么大的时候,也是这样。”只不过黏的不是她,是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错把阿燚送回暖阁,转回来歇下之后,便搂过她一通亲,“你什么意思?故意让我吃醋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谁故意了?没良心。”裴羽笑着点着他的心口,“我吃醋的年月过去了,轮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总得分日子吧?”他温热的手掌热切地游转着,“他一睡着,你就该把他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裴羽故意逗他,“都老夫老妻了,谁还总记着那些?”

    “三天不收拾,你就想成精。”他轻笑,“没听说过么,老夫老妻,如胶似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第一次听说。”她笑着,手调皮地撩着他,“想我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想我们家兔子了。”这只兔子,以前算是笨兔子懒兔子,现在么,不少时候坏坏的,偶尔是色|色的。他对此当然只有欣喜。又不傻。

    她咬一下他的唇,“你是挨咬没够啊。”这个绰号,他是不是要打算喊一辈子?

    “这倒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他缠缠绵绵地吻住她,撩起一帘风月。

    末了,他酣畅淋漓,她蜷缩在他怀里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他一面轻拍着她,一面思忖着。

    自娶阿羽进门,迄今已有七个年头,看得到的是膝下的一双儿女,数不尽的是她带来的融融暖意,悠长岁月里的无尽欢欣。

    她带给了他一个最温暖的家,让他在岁月里愈发从容。

    “阿羽。”他吻着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“嗯?”裴羽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。”

    他语声很柔亦很轻,中间的那个字,她没听清楚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,唇角不由牵出甜蜜的弧度。

    那个字,是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