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爱你爱我 > 第99章
笔下文学 www.bvwx.com,最快更新爱你爱我 !

    电梯门合上,上行。看小说到

    桃子微微皱眉, 没有说话。虽然满肚子疑问, 但是因为之前气还没消,所以她盯着电梯的液晶屏, 不去看也不去问林墨。

    林墨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,电梯停在了8楼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林墨拉着桃子快步往外走,边走边掏电话。

    “林墨,你能打电话我很高兴。但是,不包括我刚从浴缸出来□□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何书雅慵懒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墨顿了顿,此时的她有些气喘。何书雅听出了不对劲,立即换上严肃,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有人要绑架桃子, 但我知道那个人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林墨说出这句话时, 身边的桃子和电话那头的何书雅都着实一惊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恩, 刚刚, 在电梯口有个五十多岁的男人,单眼皮, 厚嘴唇, 身高175左右……”

    林墨一边带着桃子快步往不远处的24小时便利店走,一边将刚才发生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确定?”

    何书雅问。

    “手帕掉落时, 他没有捡。而且他有一边裤脚窝进去,我看到里面还有一条牛仔裤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怀疑这个男人想要用手帕迷晕桃子然后实施绑架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书雅,你的对手不是只有桃子。但是, 对手是敌是友,这是不确定的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半晌没有声音,

    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何书雅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需要,我只是告诉你这件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警告我?”

    “是提醒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林墨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林墨,你……”

    桃子此刻不知道该怎么说,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桃子,别和我执气。这个时候,我们不能疏忽大意。刚才那个男人非常可疑,如果,”

    林墨顿了顿,

    “如果,刚才我们疏忽,因此发生了什么意外,你知道,我会疯掉。”

    桃子面对面的看着林墨,她的眼神里写着害怕!桃子伸出胳膊揽住林墨的脖子,紧紧的抱住了她。这一刻,无需多言。桃子知道林墨此刻需要什么。这样的时候,也的确只有温暖才能给予彼此安慰和勇气。

    林墨环紧桃子的腰。这个女人啊,太重要了,真的不能有一丁点的闪失!不然自己绝对不会原谅自己!

    桃子的手指轻抚着林墨的头发,她凑到林墨的耳边,轻声说:

    “我在这儿,在你怀里。”

    林墨忽然眼眶有些湿,她用力点点头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林墨家,两人一起醒过来。昨晚齐云裳接到两人并按照林墨的提议,将两人送回到林墨家。林墨和桃子简单的跟齐云裳讲了一下事情经过,因为时间不早了,齐云裳便先离开。

    “今天要不要去上班?”

    林墨躺在床上懒洋洋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胳膊不酸啊?”

    桃子看着睡眼朦胧的林墨,好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林墨一晚上都紧紧搂着桃子,稍有动作林墨就能醒过来。到后来,她自己睡熟过去,手却依然不松,桃子觉得一晚上下来,林墨的胳膊不麻才怪!

    林墨翻了个身,缓缓神,然后起身去收拾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不要跟老爷子说这事?”

    林墨问。

    “先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桃子说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老爷子那边会不会已经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他又不会派人监视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叫监视,叫保护。”

    桃子没说话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了动静,林墨一边刷牙一边探头看看,桃子坐在床上,扭头看着窗外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半晌,她喃喃道: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到了这一步么?”

    林墨听的心里一紧,走上前,一腿跪坐在床上,用头蹭了蹭桃子。桃子扭头看着林墨这个样子,像只惹人怜的小狗,噗哧笑了出来。双手揉了揉林墨的头发,说道:

    “哟,这是谁家的小狼狗啊!”

    林墨嘴里塞着牙刷,看了看桃子,起身离开。桃子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对嘛,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忘记笑!林墨心里一边想,一边继续洗漱。

    两人从冰箱里翻出一袋面包,林墨提议用锅蒸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吃法?”

    桃子不可思议道。

    “没见过?跟热馒头一个道理嘛!我特别喜欢这样吃。”

    林墨一边切片一边说。

    桃子在林墨热切的注视下咬了一口热气腾腾的面包,恩!的确越嚼越香。

    林墨看着桃子的表情,嘴角越来越上扬。

    “好吃吧!”

    林墨美滋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真不错!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也该试试穷人家的吃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里有点酸。”

    “加了山西陈醋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笑一边解决了早餐。

    “最近别开自己的车了。”

    林墨临出门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开谁的车?”

    桃子问。

    “我开车接你或者让司机送吧。在事情查清楚之前,我建议你回老宅住,这样比较安全。”

    林墨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查?”

    桃子问。

    林墨看了一眼桃子,

    “诈!”

    林墨后于桃子进入东林大楼,经过大厅时忽然被前台的小金叫住,

    “林经理!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“有您的快递,是文件。”

    林墨有些纳闷,她走过去,签了字拿着快递信封上了电梯。

    林墨看了看快递单,寄件人没有写,收件人也只写了“东林,林墨收。”电话都没留。林墨直觉这是重要的东西,但是也是不太好的东西,所以她不想让桃子看见。看来办公室的整理要抓紧了。

    林墨找了个没人的地方,拆开,里面是相片。

    是昨晚那个男人的!

    从照片上看,这个男人先是从一辆商务车上下来,牛仔裤,深色夹克,棒球帽,一边过马路一边接打电话。随后进了一家男装店,换了一身衣服,就是昨晚看见的那身。一直到男人进入桃子家所在的小区。

    林墨想这是何书雅发来的,是要让自己调查这个男人,然后找出背后的指使人吧。林墨收了照片,回到桃子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刚要进门就被Yeva叫住,

    “何总去开会了,她让我把这个给您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档案袋。

    林墨接过来,转身朝自己办公室走去。她捡了个能坐的地方,打开档案袋,里面只有一张照片,是桃子参加父亲葬礼时的。从拍摄角度来看这人是在人群里,桃子侧面对着镜头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会议室里,气氛凝重。

    “谁能解释一下,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”

    桃子冷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研发部的项部长和助手为什么会失踪?而且是失踪了一个星期才汇报!你们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桃子的声音越发的冷。

    “何总,这件事,何老爷子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问,为什么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没人再说话。

    桃子强控制火气。刚刚下属汇报,说承接PI款空气净化模组研发的项部长和助手,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上班了,而且联系不上。家里人也联系不上,到两个人的家里去,项部长的妻儿也都不在。而他的助手一直独身,一个人住,看房间样子似乎也好多天没人会来住过。联系他的老家,父母也均说不知道,还说好长时间没接到儿子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报警?”

    桃子问。

    “何老爷子不让。”

    桃子扶额,爷爷在搞什么!这么重要的项目!PI是桃子精心准备的,计划用这个打响东林品牌的项目。项部长也是桃子和老爷子亲自到美国聘请来的专家。他的助手,也是他的学生,为了能保证项目的研发效率,也一并请回了国。可是现在项目刚进行到一半都不到的时候,两人却双双失踪!这算怎么回事!

    “今天的会先到这。”

    桃子没心思再研究别的,直接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小桃。”

    程家林追了出来,叫住了一脸怒气的桃子。

    “家林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桃子努力挤出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程家林看看她,说道:

    “你先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刚知道这件事的?”

    桃子问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程家林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的项目和这边没有联系,你可以继续忙你的,别担心,不会对你那边有什么影响。”

    桃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担心这个。”

    桃子看了一眼程家林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怀疑我是不是?”

    程家林继续问。

    桃子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小桃,我对你,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程家林说。

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

    桃子眼睛看向别处说道。

    程家林看了桃子一会儿,点点头,

    “需要我的话随时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桃子并没有因为程家林的话而有所安慰,她皱着眉进了办公室,然后拿起电话拨给了爷爷。

    林墨从Yeva那听说了项部长的事,她想了想,没有进去桃子的办公室,直到桃子打完电话叫她过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派人找到了项部长。”

    桃子一边揉太阳穴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林墨没有接话,等着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他的账户里多了一千万,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加蓬。”

    林墨没说话。这种事情在商场上很难避免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起诉么?”

    林墨问。

    桃子想了一会儿,说:

    “起诉。”

    林墨点点头,

    “但是爷爷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桃子的语气带着不满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爷爷说事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件事像谁做的?”

    林墨问。

    “何书雅。”

    桃子毫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墨没说话,桃子看了她一眼,

    “你不信是么?就在刚才,我说完结束会议,程家林第一个跑过来跟我说,是不是怀疑他,然后跟我说他对我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然后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说明这事是何书雅干的呢?”

    “直觉。”

    “桃子,这个时候每一件事都要反复斟酌,不能单靠直觉。”

    “林墨,事情只有真相大白那天才知道谁对谁错。你让我慎重,我理解。但是也请你相信我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判断?就是直觉?”

    “对。我现在能依靠的,除了你,只有直觉。”

    林墨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爷爷就会找你过去,记得,不要提昨晚的事,一个字都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桃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林墨话音未落,电话铃声响起。林墨看了一眼,果然是何老爷子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因为九月份要考试,而且只有这一次机会。虽然不重视结果,但是本君依然想在2017年为了自己努力的拼搏一次!所以更文慢,请大家谅解!

    在备考很累的时候,其实心里还惦记着林墨和桃子,也惦记着大伙。觉得不更文实在对不住大家,本君会挤时间,尽量多写一些发文的。

    对了,最近沙尘暴天气肆虐各地,请大家出门记得戴口罩,注意保护自己和身边人的健康哈!